抠脚大大大汉hh

一吻定情(MK)

老套剧情
傻白甜
觉得原文里ming追妻之路太顺利产物
************

“哇好,mingmingming,选一个。”

“你这犯规了吧?”

ming半眯起眼睛看着yo,yo吐了吐舌头,指向桌上的两摞牌,催道“快抽一个。”

pha也伸过手圈着yo的肩膀,挑挑手指,示意ming赶紧抽牌。

这下到有眼力见儿了。
ming只好一只手就过去,选了张真心话。

“这是你自己选的啊,必须如实回答。”

ming忍不住笑了,他倒想看看yo为个什么问题这么执着。
“行,你想问什么?”

“我想知道”,yo狡黠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的初吻是怎样的”

beam无声的比了个“哇哦”的嘴型,又接着开口道:“ming感情经历这么丰富,真的还记得初吻吗?”

forth在一旁挑了挑眉毛,意味深长。

“我……”
ming看向对面正在玩手机的人,因为低头的动作,稍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,亮着的屏幕往他的发梢送了点光。

那颗栗色的脑袋突然抬了起来,白皙的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控告着自己因为被beam突然打断的不爽情绪。

“快听ming讲他的纯爱故事”

kit皱了下眉头,收起手机,目光在ming脸上落了短暂的一瞬,就垂着眼眸尝起了桌上的酒。

恋爱会让人变得阴晴不定,单恋也会。

kit的兴致缺缺突然让ming觉得自己的过去根本毫无意义,刚刚下定的决心转眼泄了气,化作几片细碎的薄纸,飘落向心灵深处。

还是算了吧。

“这么好奇这个干嘛?”
ming冲着yo扯出一个笑容,他不想回答这个,也懒得转移话题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所以太在意一个人不好,这样会让除他之外的很多东西都被变成随便。

“我不平衡!我都跟你说了我初吻了,你得礼尚往来吧”
“说这个很需要勇气诶,总觉得自己亏了”

ming只盯着对面那个拿着各种酒瓶尝得不亦乐乎的人,

倒是pha先反应过来,捧过yo的脸面向自己,“你初吻?谁啊?”

yo瞬间整张脸连带耳朵都红成了一朵火烧云。

“嘁,pha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kit端着酒杯翻了个白眼,棕色液体上的泡沫抵着玻璃内壁晃动,荡碎了许多。

pha立马反应过来,心满意足的揉了下yo的脑袋。yo有点赌气的拿掉他的手却被pha反握住了。

ming看看kit,又看看pha和yo,简直郁闷的冒泡儿。

为什么人家初恋都死心塌地了,自己的还不知道有过我这么个人。

**
“P'kit,其实,我们是一个初中诶”
“啊?是吗?”

“P真的不记得了吗?”
“我们……以前应该没见过吧?”kit认真思考了很久,还是得出了这个结论,他又安慰般的补了一句“我们各个年级不是分不同教学楼的吗,没见过也…嗯…正常”

**

ming轻轻叹了口气,学校里不记得,那天晚上暹罗广场的事总该记得吧。

一把按住那个正准备喝下一杯的失忆症患者的手,冰凉的液体溅出来,在桌面落出了一个漂亮的曲线。kit来不及表达他的惊讶,就马上反应过来要把手上的啤酒擦干,但是被ming紧紧握住的手腕不能移动分毫,ming看着kit的眼睛,声音低沉的说:“希望P认真听一下我的故事”

kit不知道是不是被ming严肃的神情吓到了,没收手也没说话,嘴唇微张着,表情有些懵。

“我的初吻也是我的初恋”
“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他”

kit被ming看得不太自在,眼神四处乱飘,想趁机把手抽回来却被抓得更紧了。

“第一次遇到他是在初二,那时候学校对面开了家gaga,他每天放学都会去那里,最常点的是白桃乌龙。”

“他经常来的时候汗流浃背的,却没有一点汗臭味,好多次我就站在他后面,好像还能闻到他沐浴露的香气。”

“后来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班级,原来他每次衣服都湿了是因为天天去打球。”

“他有时候和两个好朋友来,我就坐在角落里一直看到他离开。”

ming并不是生来就是现在这个性格的,他曾经也很腼腆,容易脸红,跟别人撘一句话总要酝酿半天。所以他也不怎么出门,但自此遇到了那个很好闻的学长,再不自在,ming也能在人来人往的店里呆上一个小时。

可他还是没勇气跟学长说话,尽管他已经偷看了人家近一年的时间。

“难怪你每次下课就不见人,还跟我说去补习了”

骗子ming也不再辩解,他盯着kit毛衣袖口露出来的那截白皙手臂,和手背的雪色浑然一体。

那时候kit手上脸上的肤色都比现在黑一些,点完单在旁边等的时候他就会看看自己的手有没有洗干净,没有就从包里掏出洗手液再洗一下,认真的表情配上两个圆圆的酒窝让ming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大白兔,捧着胡萝卜啃的特别专注,一双大耳朵就搭在两旁。

有几次ming看见他的手臂上还有几条灰黑的印子,大概是篮球留下的。

“我总觉得,他应该注意到我的,我每天都去那家店,吃饭都坐他旁边的桌,下课都路过篮球场。”

其实ming也不敢走太近,他常常是站在对面的场看,反正隔这么远他也能一眼就找到kit。

傍晚的风永远是夏天的味道,抚动kit柔软的发丝,摇摇颤颤,穿透整个灵魂。他不经意的扫了一眼,用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。

他是不是,他应该,他大概是……

“但他没有,他从来都不知道有过我这样的人”

“直到初三毕业班聚那天晚上,他才真的看见了我”

“可是转眼他又忘了我。”

毕业季的暹罗广场总是特别热闹,倒了半夜都还有学生从里面出来,ming从车内往外看,瞥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,只是叫司机把车停在他面前了才敢确定。

kit显然喝了喝多酒,在路边蹲着都不太稳。

ming打开车窗,鼓足勇气喊了一声,“P'kit?”喊完立马在心里骂了句怂,这音量肯定没听见。

没想到kit抬起了头,晃悠悠的站起来,又晃到车边上。

“P'kit?嗷!”

kit居然打开车门坐了进来,而且坐在了自己腿上。

“天呐……”ming小小声的惊呼,一下子僵坐着不敢动弹。kit整个身子都靠着他,毛茸茸的脑袋贴着ming的脸一直蹭来蹭去的。

“这车坐起来好奇怪……”kit对这个“座椅”很不满,不停挪动身子找个舒服点的姿势。

“嗷!”kit捂住自己被车窗撞到的脑袋缩起了脖子,呆滞的ming终于找回神志,伸出手去护着kit的头。

“撞哪儿了?”ming摸到kit用手捂着的那块,轻轻揉了起来。好在kit的屁股已经找到了座椅,只有两条腿还侧着搭在ming的腿上,这姿势显然比刚刚舒服多了,他靠着ming的肩膀脑袋拱进ming的颈窝,慢慢的呼吸也放缓了。

感受到kit温热的鼻息喷洒在皮肤上,ming大气都不敢出。

学长的味道围绕着他,就像乘着一个氢气球,马上要飘飘然上天了。

“啧……”kit的脸隔着布料蹭了蹭,他抬手摸摸ming的左胸口,口齿不清的说:“别吵了啊…乖……”

然后ming的心跳声就变成被敲打的非洲鼓,瞬间充斥着整个胸膛。

怎么办???

他伸手捂住kit的耳朵,掌心正贴着学长的脸颊这个认知让ming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“嗡……嗡……”kit的口袋不停发出亮光,是手机在响。ming犹豫再三还是把它掏了出来。

妈妈?beam?

应该先接哪个??

ming最后决定先接kit麻麻的电话,“喂?您好?”

“……你好,请问你是?”

ming解释了一番之后,让kit妈妈告诉了司机他们家的地址,kit从电话里听到了对面的声音,一直哼哼唧唧的,还搂住ming的脖子,软糯的叫了几声妈妈。

ming被磨的没法,挂了电话就去摸kit的脑袋,柔声柔气的跟他说:“乖,马上就回家了。”

kit在球场上总是昂着头的,汗水顺着脖子流进领口了也不擦,整张脸都闪耀着阳光,此刻却低着脑洞埋在自己怀里,像一只小奶猫。

可是怎么办,学长不管什么样子,自己都心动得不行。

ming轻轻握住kit垂在大腿上的手,接受了自己完全迷恋kitkat的事实。

kit家离广场不近,但是ming觉得太快了,早知道他把人背回家了。期间kit还觉得不舒服的扑腾腿,ming帮他把鞋脱了脚放在座椅上他才又安静了。

车开进了别墅区,ming叫了kit几声,kit嗯了一下却没动作,ming只好自己抓着他的脚踝帮人把鞋穿上。kit倒是很配合,ming弯腰的时候他也蜷着身子,大概窝在别人怀里实在是有点舒服。

“好啦P,脚别动,穿鞋……嗷!好痛!”

车过减速带的时候,ming还在说话,张着的下巴就被kit的脑袋直直的顶到,一下咬到了两侧的软肉。ming捂着腮帮子,疼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

kit也捂着脑袋抬起头了,小嘴瘪着,委屈巴巴的样子。

“好痛……”瞳孔里的光亮被眼泪冲散了,三分朦胧,三分迷离,十分心动。

ming又覆手上去揉揉他的发旋,轻轻的开口:“我也好痛……”

kit看着ming的眼睛,也眨了眨自己的,不知道有没有清醒一点。

大概是没有的。

否则他不会凑过来,跟自己玩那个“亲亲痛痛飞走”的游戏。

老实说,那个瞬间太短了,就是一眨眼的时间,除了磕的有点痛之外,ming什么都来不及感觉。

可就这一眨眼,他记了一整个青春。

在时间的回望里,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秘密。

kit湿润的颤抖着的睫毛,微红的鼻尖,还有嘴唇柔软的触感,都是ming在很久,很久之后才回忆起来的,也可能是幻想,因为他已经记不清了。

也忘不了。

“以前我没有勇气,初中两年,高中三年的时间,都没有跟他说上话。”

“我不甘心的,我想,他总不可能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吧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就再也不喜欢他了。”

“可是他实在太有骨气了,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“我又能怎么办呢,报考兰实的时候我就知道,自己输了”

“反正我就是这么喜欢他,半分都转换不成别的”

“今天我第一次,把这个故事说给他听,也许这样,他才会看到我。”

ming站了起来,在座的的人都看着他,kit也抬头望向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kitkat”

“我喜欢你”

“我tm真的,特别特别喜欢你”

“woc……”发现自己惊呼出声的beam连忙捂住了嘴。

kit愣在座位上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,ming站在原地看着他笑了,然后转身走了出去。

*********

kit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,只是看到ming那个表情就很不放心。

怎么办??完全不会哄人啊……

“ming……”

“ming?”

kit跟在ming后面勾了勾他的手指,立马整只手都被握住了,kit下意识抬头看他,正好对上那双眼睛。

ming紧抿着嘴,眼眶是红的。

kit赶紧摸摸口袋,空空如也,只好急忙开口:“我…你你别哭啊…”

“我没哭”ming的声音有些哽咽,他松开kit的手,露出了一个笑容,却是泛着泪光。

天呐,kit觉得自己简直罪孽深重,他张着嘴几度没说出话,然后ming眨了下眼睛,眼泪就落了下来。

!!!

“别哭啊……”kit仰起头抓着毛衣袖口给ming擦眼泪,“我记得你的,真的真的,你别哭了”

“真的吗?”ming眨着他被泪水浸染的发亮的眼眸,欣喜的问道。

kit点点头,“高中的时候,你经常跟yo在一起,还是很容易记住的”

“我是说你很容易记住,不是因为你跟着yo!”

“很高很帅”

“真的,那时候高年级也有很多认识你的”

ming听到这个夸奖好像并不是很开心,但也没再流眼泪了。

kit只好再说点别的,“啊我们以前一起打过球赛,对吧”

“嗯嗯”ming很快点了点头,kit感觉自己终于说了点对的。

“那天P还给红队的P'pha送水了,当时我也很想喝水来着……”

靠……

“友谊第一嘛……”

“其实emmmm,你要跟我说话的话,我们肯定早就认识了”

……

“我是这样想的,但是P交了女朋友,每天成双入对的”

“P'kit,我以前觉得,如果我能让大家都喜欢的话,那你应该也在其中吧。”

“但是后来明白,再出色,我也是个男生,你永远都不会喜欢的”

“我…我已经不喜欢她了。”kit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,他看到ming泛红的眼圈有些语无伦次。

“你别哭成吗……”kit凑近去用手拍拍ming的背,ming揽过他的腰用力抱紧怀里。

kit不忍心推开他,抬手轻轻摸了摸ming的头。

“我要哭……”ming把头埋进kit的颈窝,“我委屈……”

“为什么P从来都不看我”

“我赌气,kit交一个女朋友,我就交十个。”

“我总不可能一直一直都喜欢你的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”kit想挣开ming的怀抱看看他,但是腰背都被紧紧锢住了。

“可我还是喜欢你”

“看到你对我笑,就开心的想摇尾巴”

想到有条大尾巴的ming,kit有点想笑。

ming突然直起身子,放开了kit,又握住kit的手腕转身就往前走。

“去哪儿啊??”

“送P回宿舍”

kit想加快脚步看看ming的脸,ming总是走得更快不让他看。

“你不哭了吧?”

“我没哭”

……

“原来你也会害羞的啊”

“难道我很厚脸皮吗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emmm我是说,你比较外向,外向”

“不这样的话,就没法靠近你了”

今天晚上ming老是说些让kit脸颊发热的话,根本没法接。kit只好乖乖走路,不说话了。

……

“P'kit”

“嗯?”

“今天的事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以前太没用了,P不知道也好”

“现在起我都从零开始努力”

“99步,100步我都愿意”

“P退一步也没关系,101步我也走”

“反正我被P吃死了,哪儿也去不了”

********

或许你不喜欢这棵树的枝干,不喜欢它叶子的颜色,不喜欢那果实的味道,但还是想请你来看看,即使只是在这片繁阴下乘凉,用秋日极短的午后。

***********

“那我上去啦”

“嗯嗯,P'kit晚安”

“晚安”
……

“怎么回来了?”

“你…你加油!”

“不要说话!晚安晚安!”

怎么办

自己好像不用从零开始诶

ming觉得自己现在有一条尾巴的话,一定能给它摇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怎么办,感觉没有写出那种甜甜的感觉_(:з」∠)_

评论(47)

热度(4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