抠脚大大大汉hh

非人哉(MK)

(四)

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beam脸色不悦的看着对面的人。

“beam真的不记得我了吗”

“什么记得,我从没见过你。”beam垂着眼眸,心想这人该不会精神有问题吧。

“三个月前,你救了一条前肢受伤的狗,还带回家养了一段时间。”

beam记得那只大狗,是德牧,看起来养的很好,毛色又正又亮。但是有天跑走了,beam找了半个多月也不见踪影,想着可能是自己找回家了。

“那又怎样?”beam瞳孔收缩了一下,恍然大悟。“哦!你是它的主人吗?”

“不是,我是那只狗。”
forth眉头微皱,严肃的神情让beam差点就信了。

“呵呵”beam医生干笑两声。“您真幽默。”

forth见beam不信,眉头更紧了,一双眼睛也瞪了起来,激动的说:“我真的是那只狗!”

“好好好,狗狗狗。”beam真是服了这人了,抬手示意他坐下。

“你别不信,我可以证明的!”

beam揉了揉太阳穴,长眼半盍,黑色的瞳孔在缝隙中不耐的挪向一旁。
“怎么证明?大变活人?不,大变活狗。”

“那beam不要被吓到。”forth挪开椅子站远了一些,紧绷的嘴角像在宣示自己的认真。

“来来来,开始你的表演。”beam五指并拢,做出“请”的手势。

……

“woc!!!!!”
桌上的花瓶被猛地站起来的beam一下碰倒在地。玻璃和瓷砖相撞破裂发出的清脆响声回荡在房间。

“怎么了?beam医生?”听到动静的护士立马推门进来,只看到一人一狗对视着,两个大活物都一动不动,好像时间被静止了。

beam终于反应过来,转过头回答,说得还不太连贯
“没……没事,你先出去吧。”

小护士只好退出去关上了门。
重新留下一人一狗在房间对峙。

“forth?”

“汪汪”

这真的是之前那只德牧,beam能这么确定是因为这只狗的耳朵上有两个黑色耳钉,当时自己还对这个主人很无语,这样既不算美观,又很痛。

这是什么神奇的魔术?

“你再变人试试?”

眼前瞬间站着一个大个子挡住了beam的视线。

“再变下狗?”

……

于是forth来来回回变了不下五次,beam用力的揉了下眼睛。

“为什么你变的时候我什么都看不清??”

forth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。

这到底是什么操作?????

*******两天后

beam在无数次盘问forth在自己家里生活的细节后,心里的想法终于从“这不可能!”变成“还有这种操作!”

一下班就叫kit出来吃饭,以巩固一下原有的世界观或者建立一个新的。

刚进包间,就看见一个陌生男人“蹭”的站起来,很高很帅是没错,但是能不能别靠这么近??!!?!??

beam向坐着的kit投出疑惑加求救的眼神,kit轻轻唤了一声:“ming,乖,先过来坐。”

那人又立马坐回去,像一块被吸住的磁铁一样紧紧的靠着kit,双手还握着拳头放在大腿上。

kit抬手揉了揉那颗脑袋,他就笑出一口白牙,凑过去用下巴蹭蹭kit的肩膀。

“ming……?”
“你家那只狗ming?”

“对啊,不都告诉你了吗?”

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我视觉冲击很大。”

“他老远就闻到你气味了,可兴奋了。”

beam看着ming亮晶晶的双眼,这倒挺像的,不过也就这儿像了。说实话阿拉长得有点憨,以前beam觉得ming很多时候都傻不拉几的,谁知道变成人这么?这么好看?!

一点儿也不蠢。

“诶?你不是说要给我看个狗精?”

beam整理好心情后坐在两人对面,打量着ming。

“是啊,他等会儿来,我先看看这只。”
“这衣服是你给他买的?”

“是啊……其实我就在xx随便买了几件大号纯色T和两条牛仔裤。”

“以前没看出来,你家ming还是个做模特的料啊。”

“对啊……”kit歪过身子又仔细看了看ming身上这一套随便的搭配。“真不错!”心满意足的kit骄傲的摸摸ming的头发。

某只大狗也日常跟着主人傻乐。

“emmm笑起来就傻了。”

“不过kit,你家狗都比你高啊,腿都到你腰了。”

“有吗??!”kit手动比了一下发现好像是事实。

“……那也是我养的好!”kit气鼓鼓,嘴角抿在一旁,两个酒窝装满了郁闷。

“我当初真不该给他吃得那么好!”

听到这话本来搁在kit肩膀上的脑袋瞬间挪走了,ming睁着一双小狗眼,撅着嘴巴,那股委屈劲都要溢出来了。

kit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,自家大狗的软更是吃得透透的。

他叹了口气,语调轻缓,“好啦,又不是不给你吃。”

“那ming想吃冰淇淋!”放大的瞳孔简直闪着光。

“不行!”kit拒绝的速度绝对快过身体的条件反射

“呜……”

“昨天都吃过了,而且你又不听我的话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

“我都说罚你一星期不许吃了的”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“不许撒娇!”kit抬起屁股往旁边挪了一些,跟某只烦人精拉开距离。

“嗷呜!”ming手一伸,搂住kit的腰就把人拉了回来,紧紧圈在怀里。

kit推开ming不停拱着自己脖颈的脑袋,却被更用力的抱住了。

“好好好好好,给你吃给你吃,吃吃吃,行了吧?”

ming这才松开了手让kit得以呼吸顺畅。

beam看着这一人一狗不禁感叹:果然是kit养的狗,就跟他一样奶。

“干嘛不给小朋友吃冰淇淋。”beam眼角含笑,语气有些幸灾乐祸。

“woc!你不知道,他太不听话了,昨天在店里给他买来吃,激动得扑上来就舔我一口!”
“你知道当时店里有多少人吗?!?!!他们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。”
“简直气到我升天!”

kit双眼瞪的圆圆的,左右脸颊的两处凹陷像踩着节奏似的,一深一浅,时隐时现,特有意思。

再看ming含着下巴,目光粘在kit身上,又不想挪开,又心虚的不敢直视。

beam想起以前看kit“教育”ming的时候,他就是这副样子,看起来委屈又老实,其实精着呢。看到kit开始消气了,就立马凑上去这里蹭那里舔的。

“说真的,kit,ming这么粘人都是你惯的。”
“每次他撒撒娇你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。”

kit开口想反驳又无话可说,丧气的趴在桌子上。“我也知道啊……可是就是……很难拒绝嘛……”

“以前我还能牵住他不给走,现在他这么大只。”kit伸出双手在桌上比划了一个尺寸。“不对,是这么大只!”kit展开两只手臂,像要拥抱整个宇宙。“我觉得他都可以抱着我跑了……”

“嗷!”kit怀里的宇宙又被某只大狗挤掉了。

beam看着被抱住的kit脑海里浮现出医院里那只小柯基每次被隔壁哈士奇扑倒的场景。

……

“所以说啊,ming现在变成人了,还是个男生,你不能再把他当你的狗了。”
“emmm也许你俩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。”

听到这话,一人一“狗”都愣住了,冲着beam眨巴眨巴眼睛。

“毕竟你们现在……”beam一句话谓语还没说出来就被推开门的人打断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
forth匆忙走进来,一身黑衣尽显气质和好身材。

“没事儿,过来坐吧。”beam冲他招了招手。

forth在beam旁边还没坐稳,ming已经把他打量了个遍。

“狗……精?”kit试探着叫了两个字。

“对,他叫forth,是只德牧,我之前带回家养了几个月。”
kit表面平静的点了点头,内心有点崩溃,大型犬成精都是这么帅这么高的吗?!?

forth合起手掌跟kit和ming打了招呼。

beam看着forth的举止,心里莫名有种“还是我养的比较聪明”的自豪感。

这种感觉在看到kit时不时给ming喂一口,吃完还帮他擦嘴的行为之后简直膨胀起来了。

拿起手机给kit发了条line

beam:你不能老像照顾小朋友一样啊,看看forth都干得溜溜的。

kit抬眼瞟了beam一下,回了条消息:
ming啥都不会啊还,总不能让他饿着吧。
而且你这话说的,forth又不是你教的。

beam:我虽然没教可我养过他啊!显然狗狗随主人,脑子好使。

kit:哟,那随的也不是你好吗,你成天就想diss我[微笑]。
而且我家ming脑子哪里不好使?!

beam:筷子都不会使。

kit:我乐意喂他怎么着!

beam:行,那你有本事喂你家小朋友一辈子

kit啪啪打了几行字,又删掉了,熄掉手机屏幕,没有再回。

beam见状也把手机塞回了兜里。一直到吃饭结束,kit都沉默的有些反常。

回到家躺在床上,kit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,心想至少教会了ming洗澡。

其实每天晚上kit都有些睡不着,这几天的事情简直像做梦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接受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,可是跟ming的相处又让kit认定这就是自己的那只大狗。

“晚安,kit!”ming钻进被窝带来一阵沐浴露的清香。

“晚安”kit摸摸ming毛茸茸的脑袋,心想得找时间给ming再买张床。

即使ming一直觉得自己是他的主人,kit也不能再把他当作狗狗来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嗯,从此kit教ming做人
真的天天写流水账啊,好丧。

评论(14)

热度(1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