抠脚大大大汉hh

Juvenile(MK,ABO)

这篇其实算是少爷生贺但是一直没啥时间就没有肛完,故事不长,考虑到我的更文速度,大家就当成日常看好了_(:з」∠)_

走链接比较安全

https://shimo.im/docs/MxbyI05BArETFcLM

N+1(MK)

(2)

http://061707181007.lofter.com/post/1d618a75_123fa679
第一章的

ooc

并不知道泰国学校周一升不升旗。

*****

kit在许17岁的生日愿望时,实在是说少了一个。

但他也是实在想不到,自己上楼时看别人吃个冰棍都能沦陷。

那天ming大概是为了面试,认真收拾了一下自己。白色衬衣配黑色长裤,少年的气质比脚下的白鞋还干净。

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,kit跟beam又溜出去打球了,爬回来的时候累的够呛,在高一楼层的拐角处喘了口大气。

曼谷下午四点的太阳已经褪了一层光热,但疏解低气压的凉风仍然少的奢侈。kit低着头瞥见台阶上伸出一条腿,在阳光切割出的阴影里踩下第一脚,然后朝着界限的对岸一级一级向下踏。

白色的鞋面落下明暗两面,腿的长度伴着兴致在这里到了极限,kit下意识随着腿的主人收回的动作向上看。

那是一双眼睛,盛着满满的光亮。

好吧,这夸张了,但是那人的确好看的像会发光。

kit猜他一定是高一刚入学的,不然这张脸不记得很难。台阶上的人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脸,没两秒又转头回来发现自己还在看他,眼神不由得流露出疑惑。kit这才觉悟自己看太久了,随即回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好在自己长的还不像变态。

“学…长好?”

学弟犹豫的开口,声音和长相很相配。kit本来准备三步并两步赶紧上楼,听到这句话又停下脚步。

“你…你也好。”kit尽量笑得友善的回答,说完就想咬舌自尽。

学弟扬起了嘴角,比刚刚更好看。

kit就在这一秒记住了那件衬衫上绣着的名字:

ming kwan。

“高一一班的。”

“ming kwan你之前不知道吗?长的又帅成绩又好的学生会分会会长。”

beam一边手肘撑在桌子上看着kit,脸上带了些诧异。

“这么厉害?但是我怎么可能知道,又没见过。”

“之前还在国旗下演讲了的”

“哦……我玩手机去了,又没听。”

beam点点头,“也是,我之前也没注意,还是有次买东西他排我前面才看见的。”

kit嗯了两声只想切入正题,“所以,他女朋友到底是哪个班的?”

beam笑得意味深长,“啧啧,看你急得。”

kit被一语道破,脸有些发烫,但他没法反驳也懒得反驳,自从上周见到ming和一个女生并肩走在操场上,他就无法停止自己的好奇。

“是他们年纪艺术班的,好像学舞蹈的,叫lily。”

看得出来,气质和外表都很出众。kit也不知道自己这叫“打探敌情”还是什么,准确点说,lily既然是ming的女朋友了,自己最好连追求者都不要当,这跟同一水平处境的“敌对”关系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但还是很想知道,不仅是女朋友。他一切喜恶癖好,作息习惯都想知道。大到对国际局势的看法,小到个人房间的布局。上到祖父祖母的发家故事,下到七姑八姨家孩子的成长经历。标签ming's的背面就是kit's curiosity。

事事好奇却一无所知,所以更加充满幻想。

老实说kit对ming也不算铁树开花,流星陨落,更不能说是什么一眼万年,在劫难逃。他对ming的确是初见就心动,但没什么稀奇,kit的喜欢都是这样开始的。

或留恋一双眼,或着迷一个笑。

beam对此表示,那你就一颜控呗,说那么委婉。

kit不同意,哪有这么肤浅?我连带别的一切都喜欢好吗!

“那就是…无脑颜控呗?”

日,哦。

金玉里里外外的人也是很多的好吗。

kit相信ming就是,如果不是,就当为未来的成功多找了一个妈,总比后悔好。何况对于高中生kit来说,世上也不会有什么事比认真学习更难的了。

所以一等到ming和lily分手,他就去表白,吃到什么好吃的,隔天就买两份往楼下送,从此yo见到自己就两眼放光。虽然心里记着ming那句“学长成绩太烂”,却完全没了学习的心思。连每周一的早晨,都希望国旗下站的是ming。

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,想要问问你敢不敢,像我这样为爱痴狂……

“你敢吗?”kit蹲在池子边上对着里面的小鲤鱼含糊不清的开口。

“不回答就不给吃”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块,鼓动的脸颊上酒窝一隐一现。

叭——

橙色的泡泡糖破了,薄薄的一层铺在kit的嘴唇上,满满的色素。

kit赶紧趁四周没人注意到,从裤袋里掏出纸巾捂在嘴上把糖清理掉。

“kit学长”

……

kit的手还捂着纸巾,第一次想装作听不见ming的声音。他“优雅”的把纸巾放进裤袋里,镇定的站起来说:“真巧啊,你怎么在这?”

ming没什么表情,连扶着书本的手指都没有挪动一下。

“我们自习课”

kit笑着点点头,突然想到高二可不是自习课,ming肯定觉得自己学习又烂还成天旷课。

“学长最后一节不应该有课吗”

“啊我…”看吧看吧,生活果然对我这个小猫咪动手了,kit眼珠左转右转来了个托马斯全旋也没想出什么好借口,脸颊处的凹陷暴露着他被抓包的无措。

ming挑挑眉,摆出一副“行我知道了”的表情。

kit瞬间瘪下嘴来。

“英语课很无聊嘛”

“而且我都很久没逃课了,最近都超乖的”

“呸,是超认真学习。”

说完kit又后悔了,这样说是想让ming奖励自己小红花吗?

“学长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”

“我又不是老师”

“还有”

ming看进kit的眼睛,是认真的神情。

“学长以后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,可能我上次说的话让你有些误会。”

“我并不在意学长成绩怎么样,因为我根本不喜欢男生,好或不好都不喜欢。”

kit张了张嘴,橙子的甜味黏在喉间,说不出话。

他看见ming的头上起了风,黑色的发丝晃晃悠悠又落回发旋附近,被轻轻地吹开一层。

摸起来应该很软。

是和面前这道城墙不一样的。kit被隔在一旁,头一回发现ming其实很坏。他为了自己的原则,很冷静,很利落的在叫kit割舍掉这份感情。

而kit没有权利说不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
文总会一点一点一点一点更完的

N+1(MK)

高冷学霸x调皮学渣
托马斯全旋式ooc
脑洞来自:http://doudouxianerde.lofter.com/post/1f011273_123836d0
*****
(一)

午后的阳光兜兜转转,在空气中打着光晕的圈。那本快要翻到底的台历又被划上一个叉,kit丧气的趴在桌上,枕在胳膊上的脑袋让那些摇摇晃晃的细碎着了陆,栗色的发梢被染成了金。

在被拒绝的第100天,kit又想起了第一次表白的场景。


“不好”

比自己高了有半个头的学弟连眨眼的频率都透露着他的不走心,最后好不容易让目光在自己身上落稳,却拒绝的有够爽快。

kit盯着他拉紧的唇线,难以置信。
“没了?”

“嗯”

“你上周拒绝那个女生的时候说了那么多安慰的话!”


ming眨眨眼,想了起来。

“哦,学长是男生啊,那种话就可以省了吧。”

kit看着ming理所当然的表情一时语塞,胸腔里的情绪要从嘴角抿出的酒窝里排着队冒出泡来。

“那我先走了”

ming的双手合十触碰到对方还没两秒就被说着一连串“等等等等”的学长拉开。被抓着手的人只好很有礼貌的低着头完成对视。

“你…我…”

“但是…”

“为什么啊?”
kit终于在自己就要抠破学弟的衬衣之前问出了口。

ming挑了挑眉,大概没想到kit会问这个。

“因为…”歪着头思考的样子显然比刚刚认真很多。

“学长成绩太烂”

……

beam一度因为这个理由笑到表情失控,“诶,这也太敷衍了吧哈哈哈”

kit没好气的拍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。

“说真的,ming哪个前女友成绩不是数一数二?”

“倒数的那种”

听到这话,kit托住自己装满了郁闷的脑袋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“那你说,他什么意思啊?”

好友挑挑眉,露出安慰性的微笑。

“就是没得商量呗”



没得商量,那他说的可真委婉。

比自己每次一下课就急匆匆跑下楼却连人面都没见着来的委婉多了。

按beam的话说,固执的单恋无异于自讨苦吃。

而kit这种试图掰弯直男的,跟犯贱没差。


也不是不明白。

kit拉开冰柜的玻璃门,心里却又想着吃完赶紧上楼去堵即将下课的学弟。

扑面而来的冷气暂时解救了被曼谷的天气烫熟的脸,里面色彩斑斓的包装袋层层叠叠,水果的口味跨越好几个温度带。

只是选择再多也抵不了有些人就喜欢牛奶巧克力。

kit顺手拿了两只去结账,小卖部的门开了个口子,站在旁边都觉得要被阵阵涌进来的热浪扑倒。这样子冰棍估计没吃两口就全喂给地板了。

头一回体贴了手里的小可爱,kit转身往冰柜里放回了一只,这么好吃融化了多可惜。

懂得品味的人撕开包装袋,透过那扇门的空隙欣赏篮球场被骄阳蒸发的盛况。

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比认真学习还难的事。

用力的咬下一口,往雪白的糕体里注入满满的小情绪,牛奶的味道就弥漫开来,融化了的液体即将东奔西跑。

kit就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捕捉到了学弟的身影,越来越近的,直直的,朝小卖部走来。

“哧溜”

一激动让小半根冰棍都进了喉咙的kit用力吞咽了一口以防自己被噎死。

下一秒学弟表情的变化让他立马想开口解释,但是嗓间糖分粘的kit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这可是冰淇淋噎的我,绝不是看见你流的口水啊喂。

好在ming身边的小学弟有够可爱,“kit学长也来吃冰淇淋呀”泛起笑容的脸颊像个糯米团子,看起来十足的好吃。

kit用力点了两下头。

然后小学弟就哒哒哒的跑到冰柜前面去了。


“学长好”

kit立马仰起头笑着回好。

学弟今天的假笑依旧好看。


“ming快来看”

“你要吃什么”身后的yo招了招手。

ming走了过去,长腿倚着柜身,用挑选练习册的眼神审视着里面陈列的美食。

这样子看会把它们吓到不甜诶。

然后ming摇了摇头。

看吧,它们果然不肯告诉你谁比较好吃。

kit咳了咳,终于把嗓子清干净了,他凑到yo旁边,手指隔着玻璃戳了戳那个粉色包装袋的。

“yo喜欢甜的,这个肯定对你胃口。”

小学弟有如找到明灯,小脸一下就灿烂了。

kit心里顿时泛起一阵小骄傲,脸上挂起了酒窝,一抬头就看见那个常常让他骄傲不起来的人正看着自己。




ming不知道,他看kit100次,kit就可以再99+1次的喜欢上他。

那顺着睫毛垂下的延长线,终点就在kit的心脏。ming抬眼撑起双眼细长的轮廓,连带着挑开柔软的心房,砰砰作响。

黑眼珠里包裹的是电光也好,火石也罢,kit的胸膛都敞开着接受,不由己。

真的完蛋。



“那我吃这个吧”

刚刚对视的人不知道何时转过了头,kit失落的低下头,手里的包装袋弄湿了手心,又在地板上滴滴答答。

……

“学长走吗?”

yo站在门口咬着他粉色冰棍有些口齿不清,ming正拎着刚拿出来冰棍的一角准备撕开,那个跟自己手上一样的包装袋。

kit又觉得心脏找回了些力气。

单恋中的人心情向来扑朔迷离。

“这个真的超好吃。”赶紧跟上的kit指着ming手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东西。

ming张开嘴咬了一大口下来,鼓着腮帮子嚼了几下。

“怎么样?”

ming大概没想到kit还追问售后体验,愣了一下。

“嗯…”抿了下嘴。

“就是奶味很重。”

哇你这样吃当然重了,都不给人家自由发挥的时间。kit一把抓住ming的手腕阻止他两口就要吃完的动作。

“小口一点儿”

ming皱了下眉头,嘴张的小了一点,这下要三口吃完了。

“等等,你没发现里面有夹心吗”

“应该横着吃!”

kit指着半截冰棒认真的说。

ming看了kit一眼,重新抬起手。

“诶!”

“等等等等”

学弟的手又被拉住了。

“啧”ming直接把冰棍伸到kit面前。

kit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我只是…想让你吃它的体验好一点嘛”

ming没说话,一只手把冰棍戳到了kit嘴边。

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啊,kit有一点委屈。

眼看冰淇淋越来越瘦,kit心疼的咬了一口,冰凉的触感也没法给他的烧红的耳朵降温。

ming这才收回手,又凑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。

所以他是真的认真在学吃冰淇淋啊,kit看着ming的动作心里不禁咕噜噜冒泡泡。


“诶ming,给我也吃一口。”

yo在两人的对话中产生了极大的品尝欲,脑袋凑了过来。

ming举着棍子伸过去,yo立马来了一口。


于是kit倾情推荐的冰棒就被四口吃掉了。


恋恋不舍的目光粘着ming手上孤零零的棍子,直到它进了垃圾桶。


kitkat很委屈。


“学长”

闻声举起耷拉的脑袋,脸颊触碰到一片冰凉。

ming的拇指还留着冰淇淋的温度,擦过kit嘴角的动作迅速而利落。


烫得可以。


“这儿没擦干净”



指腹还沾着雪糕的学弟歪着头看自己,带笑的眼睛眨了眨。



太温柔。








结果第100次伤心的kitkat又101次的沦陷了。


*****
老实说写的时候几度想放弃了,水平实在有限,而且把握不好设定。但是又觉得心里构思的mk都非常可爱所以还是发了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





关于生日会(KC)


*****
意识流。
极度主观,不喜勿入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lRnKO2tTy1QRWt0C

Happy Very Birthday!(若干椰奶写手Copter生贺联文)

大家好棒

白逗珂基:

这是一篇由二十六位椰奶文写手共同完成的百转千回、脑洞无限(其实也挺有限,但我会说吗?)的悬疑?推理?科幻?开车?文。


由于集体心血,篇幅较长(1.5万字),分为上中下,请自带爆米花可乐,尽情欣赏~~~


Copter,生日快乐!


Happy Very Birthday!






请大家为奶窝生日拼命打Call!






写手排名by ID字数:


1、@瑠 ;2、@66;3、@第8种 ;4、@馬亦珣;5、@王漂亮 ;6、@Kitkat;7、@sugar ;8、@Scorpio; 9、@桃哥哥💫 ;10、@白逗珂基;11、@高尾和树 ;12、@唔哩怪喵 ;13、@蒹葭苍苍;14、 @少女ㄞ美 ;15、@谢谢谢东言;16、@跑偏的木马;17、@一圈儿呆毛 ;18、@隔壁有大鱼;19、@卿卿两相悦 ;20、@地面指挥部 ;21、@彩虹de末端 ;22、@污苏里黑黑黑 ;23、@樱花树下的兔砸; 24、@抠脚大大大汉hh;25、@不是胖丁是皮卡丘 ;26、@沉迷于大酒窝柯基腿无法自拔 






正文如下:




看起来有些虐的上




转起来有些晕的中




动起来有些爽的下






能看到这里,你真是辛苦了!


感谢支持,如有任何疑问,欢迎评论区玩耍提问~~~







今天看椰奶拍照产物,见最后一张图,第一次弄微信体bug可能很多_(:з」∠)_

一吻定情(MK)

老套剧情
傻白甜
觉得原文里ming追妻之路太顺利产物
************

“哇好,mingmingming,选一个。”

“你这犯规了吧?”

ming半眯起眼睛看着yo,yo吐了吐舌头,指向桌上的两摞牌,催道“快抽一个。”

pha也伸过手圈着yo的肩膀,挑挑手指,示意ming赶紧抽牌。

这下到有眼力见儿了。
ming只好一只手就过去,选了张真心话。

“这是你自己选的啊,必须如实回答。”

ming忍不住笑了,他倒想看看yo为个什么问题这么执着。
“行,你想问什么?”

“我想知道”,yo狡黠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的初吻是怎样的”

beam无声的比了个“哇哦”的嘴型,又接着开口道:“ming感情经历这么丰富,真的还记得初吻吗?”

forth在一旁挑了挑眉毛,意味深长。

“我……”
ming看向对面正在玩手机的人,因为低头的动作,稍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,亮着的屏幕往他的发梢送了点光。

那颗栗色的脑袋突然抬了起来,白皙的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控告着自己因为被beam突然打断的不爽情绪。

“快听ming讲他的纯爱故事”

kit皱了下眉头,收起手机,目光在ming脸上落了短暂的一瞬,就垂着眼眸尝起了桌上的酒。

恋爱会让人变得阴晴不定,单恋也会。

kit的兴致缺缺突然让ming觉得自己的过去根本毫无意义,刚刚下定的决心转眼泄了气,化作几片细碎的薄纸,飘落向心灵深处。

还是算了吧。

“这么好奇这个干嘛?”
ming冲着yo扯出一个笑容,他不想回答这个,也懒得转移话题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所以太在意一个人不好,这样会让除他之外的很多东西都被变成随便。

“我不平衡!我都跟你说了我初吻了,你得礼尚往来吧”
“说这个很需要勇气诶,总觉得自己亏了”

ming只盯着对面那个拿着各种酒瓶尝得不亦乐乎的人,

倒是pha先反应过来,捧过yo的脸面向自己,“你初吻?谁啊?”

yo瞬间整张脸连带耳朵都红成了一朵火烧云。

“嘁,pha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kit端着酒杯翻了个白眼,棕色液体上的泡沫抵着玻璃内壁晃动,荡碎了许多。

pha立马反应过来,心满意足的揉了下yo的脑袋。yo有点赌气的拿掉他的手却被pha反握住了。

ming看看kit,又看看pha和yo,简直郁闷的冒泡儿。

为什么人家初恋都死心塌地了,自己的还不知道有过我这么个人。

**
“P'kit,其实,我们是一个初中诶”
“啊?是吗?”

“P真的不记得了吗?”
“我们……以前应该没见过吧?”kit认真思考了很久,还是得出了这个结论,他又安慰般的补了一句“我们各个年级不是分不同教学楼的吗,没见过也…嗯…正常”

**

ming轻轻叹了口气,学校里不记得,那天晚上暹罗广场的事总该记得吧。

一把按住那个正准备喝下一杯的失忆症患者的手,冰凉的液体溅出来,在桌面落出了一个漂亮的曲线。kit来不及表达他的惊讶,就马上反应过来要把手上的啤酒擦干,但是被ming紧紧握住的手腕不能移动分毫,ming看着kit的眼睛,声音低沉的说:“希望P认真听一下我的故事”

kit不知道是不是被ming严肃的神情吓到了,没收手也没说话,嘴唇微张着,表情有些懵。

“我的初吻也是我的初恋”
“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他”

kit被ming看得不太自在,眼神四处乱飘,想趁机把手抽回来却被抓得更紧了。

“第一次遇到他是在初二,那时候学校对面开了家gaga,他每天放学都会去那里,最常点的是白桃乌龙。”

“他经常来的时候汗流浃背的,却没有一点汗臭味,好多次我就站在他后面,好像还能闻到他沐浴露的香气。”

“后来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班级,原来他每次衣服都湿了是因为天天去打球。”

“他有时候和两个好朋友来,我就坐在角落里一直看到他离开。”

ming并不是生来就是现在这个性格的,他曾经也很腼腆,容易脸红,跟别人撘一句话总要酝酿半天。所以他也不怎么出门,但自此遇到了那个很好闻的学长,再不自在,ming也能在人来人往的店里呆上一个小时。

可他还是没勇气跟学长说话,尽管他已经偷看了人家近一年的时间。

“难怪你每次下课就不见人,还跟我说去补习了”

骗子ming也不再辩解,他盯着kit毛衣袖口露出来的那截白皙手臂,和手背的雪色浑然一体。

那时候kit手上脸上的肤色都比现在黑一些,点完单在旁边等的时候他就会看看自己的手有没有洗干净,没有就从包里掏出洗手液再洗一下,认真的表情配上两个圆圆的酒窝让ming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大白兔,捧着胡萝卜啃的特别专注,一双大耳朵就搭在两旁。

有几次ming看见他的手臂上还有几条灰黑的印子,大概是篮球留下的。

“我总觉得,他应该注意到我的,我每天都去那家店,吃饭都坐他旁边的桌,下课都路过篮球场。”

其实ming也不敢走太近,他常常是站在对面的场看,反正隔这么远他也能一眼就找到kit。

傍晚的风永远是夏天的味道,抚动kit柔软的发丝,摇摇颤颤,穿透整个灵魂。他不经意的扫了一眼,用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。

他是不是,他应该,他大概是……

“但他没有,他从来都不知道有过我这样的人”

“直到初三毕业班聚那天晚上,他才真的看见了我”

“可是转眼他又忘了我。”

毕业季的暹罗广场总是特别热闹,倒了半夜都还有学生从里面出来,ming从车内往外看,瞥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,只是叫司机把车停在他面前了才敢确定。

kit显然喝了喝多酒,在路边蹲着都不太稳。

ming打开车窗,鼓足勇气喊了一声,“P'kit?”喊完立马在心里骂了句怂,这音量肯定没听见。

没想到kit抬起了头,晃悠悠的站起来,又晃到车边上。

“P'kit?嗷!”

kit居然打开车门坐了进来,而且坐在了自己腿上。

“天呐……”ming小小声的惊呼,一下子僵坐着不敢动弹。kit整个身子都靠着他,毛茸茸的脑袋贴着ming的脸一直蹭来蹭去的。

“这车坐起来好奇怪……”kit对这个“座椅”很不满,不停挪动身子找个舒服点的姿势。

“嗷!”kit捂住自己被车窗撞到的脑袋缩起了脖子,呆滞的ming终于找回神志,伸出手去护着kit的头。

“撞哪儿了?”ming摸到kit用手捂着的那块,轻轻揉了起来。好在kit的屁股已经找到了座椅,只有两条腿还侧着搭在ming的腿上,这姿势显然比刚刚舒服多了,他靠着ming的肩膀脑袋拱进ming的颈窝,慢慢的呼吸也放缓了。

感受到kit温热的鼻息喷洒在皮肤上,ming大气都不敢出。

学长的味道围绕着他,就像乘着一个氢气球,马上要飘飘然上天了。

“啧……”kit的脸隔着布料蹭了蹭,他抬手摸摸ming的左胸口,口齿不清的说:“别吵了啊…乖……”

然后ming的心跳声就变成被敲打的非洲鼓,瞬间充斥着整个胸膛。

怎么办???

他伸手捂住kit的耳朵,掌心正贴着学长的脸颊这个认知让ming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“嗡……嗡……”kit的口袋不停发出亮光,是手机在响。ming犹豫再三还是把它掏了出来。

妈妈?beam?

应该先接哪个??

ming最后决定先接kit麻麻的电话,“喂?您好?”

“……你好,请问你是?”

ming解释了一番之后,让kit妈妈告诉了司机他们家的地址,kit从电话里听到了对面的声音,一直哼哼唧唧的,还搂住ming的脖子,软糯的叫了几声妈妈。

ming被磨的没法,挂了电话就去摸kit的脑袋,柔声柔气的跟他说:“乖,马上就回家了。”

kit在球场上总是昂着头的,汗水顺着脖子流进领口了也不擦,整张脸都闪耀着阳光,此刻却低着脑洞埋在自己怀里,像一只小奶猫。

可是怎么办,学长不管什么样子,自己都心动得不行。

ming轻轻握住kit垂在大腿上的手,接受了自己完全迷恋kitkat的事实。

kit家离广场不近,但是ming觉得太快了,早知道他把人背回家了。期间kit还觉得不舒服的扑腾腿,ming帮他把鞋脱了脚放在座椅上他才又安静了。

车开进了别墅区,ming叫了kit几声,kit嗯了一下却没动作,ming只好自己抓着他的脚踝帮人把鞋穿上。kit倒是很配合,ming弯腰的时候他也蜷着身子,大概窝在别人怀里实在是有点舒服。

“好啦P,脚别动,穿鞋……嗷!好痛!”

车过减速带的时候,ming还在说话,张着的下巴就被kit的脑袋直直的顶到,一下咬到了两侧的软肉。ming捂着腮帮子,疼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

kit也捂着脑袋抬起头了,小嘴瘪着,委屈巴巴的样子。

“好痛……”瞳孔里的光亮被眼泪冲散了,三分朦胧,三分迷离,十分心动。

ming又覆手上去揉揉他的发旋,轻轻的开口:“我也好痛……”

kit看着ming的眼睛,也眨了眨自己的,不知道有没有清醒一点。

大概是没有的。

否则他不会凑过来,跟自己玩那个“亲亲痛痛飞走”的游戏。

老实说,那个瞬间太短了,就是一眨眼的时间,除了磕的有点痛之外,ming什么都来不及感觉。

可就这一眨眼,他记了一整个青春。

在时间的回望里,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秘密。

kit湿润的颤抖着的睫毛,微红的鼻尖,还有嘴唇柔软的触感,都是ming在很久,很久之后才回忆起来的,也可能是幻想,因为他已经记不清了。

也忘不了。

“以前我没有勇气,初中两年,高中三年的时间,都没有跟他说上话。”

“我不甘心的,我想,他总不可能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吧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就再也不喜欢他了。”

“可是他实在太有骨气了,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“我又能怎么办呢,报考兰实的时候我就知道,自己输了”

“反正我就是这么喜欢他,半分都转换不成别的”

“今天我第一次,把这个故事说给他听,也许这样,他才会看到我。”

ming站了起来,在座的的人都看着他,kit也抬头望向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kitkat”

“我喜欢你”

“我tm真的,特别特别喜欢你”

“woc……”发现自己惊呼出声的beam连忙捂住了嘴。

kit愣在座位上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,ming站在原地看着他笑了,然后转身走了出去。

*********

kit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,只是看到ming那个表情就很不放心。

怎么办??完全不会哄人啊……

“ming……”

“ming?”

kit跟在ming后面勾了勾他的手指,立马整只手都被握住了,kit下意识抬头看他,正好对上那双眼睛。

ming紧抿着嘴,眼眶是红的。

kit赶紧摸摸口袋,空空如也,只好急忙开口:“我…你你别哭啊…”

“我没哭”ming的声音有些哽咽,他松开kit的手,露出了一个笑容,却是泛着泪光。

天呐,kit觉得自己简直罪孽深重,他张着嘴几度没说出话,然后ming眨了下眼睛,眼泪就落了下来。

!!!

“别哭啊……”kit仰起头抓着毛衣袖口给ming擦眼泪,“我记得你的,真的真的,你别哭了”

“真的吗?”ming眨着他被泪水浸染的发亮的眼眸,欣喜的问道。

kit点点头,“高中的时候,你经常跟yo在一起,还是很容易记住的”

“我是说你很容易记住,不是因为你跟着yo!”

“很高很帅”

“真的,那时候高年级也有很多认识你的”

ming听到这个夸奖好像并不是很开心,但也没再流眼泪了。

kit只好再说点别的,“啊我们以前一起打过球赛,对吧”

“嗯嗯”ming很快点了点头,kit感觉自己终于说了点对的。

“那天P还给红队的P'pha送水了,当时我也很想喝水来着……”

靠……

“友谊第一嘛……”

“其实emmmm,你要跟我说话的话,我们肯定早就认识了”

……

“我是这样想的,但是P交了女朋友,每天成双入对的”

“P'kit,我以前觉得,如果我能让大家都喜欢的话,那你应该也在其中吧。”

“但是后来明白,再出色,我也是个男生,你永远都不会喜欢的”

“我…我已经不喜欢她了。”kit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,他看到ming泛红的眼圈有些语无伦次。

“你别哭成吗……”kit凑近去用手拍拍ming的背,ming揽过他的腰用力抱紧怀里。

kit不忍心推开他,抬手轻轻摸了摸ming的头。

“我要哭……”ming把头埋进kit的颈窝,“我委屈……”

“为什么P从来都不看我”

“我赌气,kit交一个女朋友,我就交十个。”

“我总不可能一直一直都喜欢你的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”kit想挣开ming的怀抱看看他,但是腰背都被紧紧锢住了。

“可我还是喜欢你”

“看到你对我笑,就开心的想摇尾巴”

想到有条大尾巴的ming,kit有点想笑。

ming突然直起身子,放开了kit,又握住kit的手腕转身就往前走。

“去哪儿啊??”

“送P回宿舍”

kit想加快脚步看看ming的脸,ming总是走得更快不让他看。

“你不哭了吧?”

“我没哭”

……

“原来你也会害羞的啊”

“难道我很厚脸皮吗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emmm我是说,你比较外向,外向”

“不这样的话,就没法靠近你了”

今天晚上ming老是说些让kit脸颊发热的话,根本没法接。kit只好乖乖走路,不说话了。

……

“P'kit”

“嗯?”

“今天的事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以前太没用了,P不知道也好”

“现在起我都从零开始努力”

“99步,100步我都愿意”

“P退一步也没关系,101步我也走”

“反正我被P吃死了,哪儿也去不了”

********

或许你不喜欢这棵树的枝干,不喜欢它叶子的颜色,不喜欢那果实的味道,但还是想请你来看看,即使只是在这片繁阴下乘凉,用秋日极短的午后。

***********

“那我上去啦”

“嗯嗯,P'kit晚安”

“晚安”
……

“怎么回来了?”

“你…你加油!”

“不要说话!晚安晚安!”

怎么办

自己好像不用从零开始诶

ming觉得自己现在有一条尾巴的话,一定能给它摇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怎么办,感觉没有写出那种甜甜的感觉_(:з」∠)_

岁月忽已晚(MK)

我觉得我应该补个前文??

戳评论https://shimo.im/yYQmmn6kX5sNf5FN

一树梨花压海棠(MK)(车)

真的是辆学步车
想看后续就评论吧,我应该会写的吧_(:з」∠)_
其实每次开完车都不知道写的好不好,自己写的肾虚,也不知道别人读起来是啥感觉,希望能写出那么一丢丢感觉

戳评论https://shimo.im/KMjKUyiqBhgjk6XS